界缝的黑暗之中,屹立着一座通体白色的巨大冰山,换成任何人第一次见到,或多或少都会感到震撼。

但姜云仅仅只是有些意外而已!他原本以为,自己通过传送阵石,会被送到一座世界之中,却没想到竟然会看到一座冰山。

而冰山虽然的确雄伟险峻,但姜云小时候生活的十万莽山,比起冰山来,除了体积不如之外,其他地方,并不逊色。

后来,十万莽山更是被姜云给同样放到了山海道域的界缝之中。

因此,面对这座一眼都看不到尽头的冰极圣山,姜云都有种见到了十万莽山的恍惚之感。

很快,姜云也恢复了平静,自言自语的道“刚刚那黑衣男子施展出的冰山,显然就是模仿的这座冰山。”

“而这也愈发可以证明我的推测,冰则之源,应该就是藏于这座冰山之中。”

“甚至,这座冰山,有可能就是冰则之源,经年累月的释放寒意之下,渐渐衍生出来的。”

“如果法外之地的每一种古老规则之源,都是这么巨大的话,那倒是可以解释,法外之地的界缝之中都存在规则气息的原因了!”

虽然此刻姜云所在的位置,距离冰山至少还有着数十万里之遥,但是姜云已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冰山之上散发出来的寒意,以及一丝丝微弱的规则气息。

“不过,如此一来,倒是方便我了。”

“我根本不用去找那黑衣男子的本尊,只要踏上冰山,随便找个无人的地方,就能尝试去感悟冰之规则。”

冰极圣山的面积,都超过一方世界的大小。

在姜云想来,自己要想在其上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因此,姜云改变了下相貌后,便身形一晃,向着冰山走去。

为了避免被他人发现,姜云还特意隐身在了黑暗之中。

随着距离冰山越来越近,寒意也是越来越强。

初始的时候,姜云还能无视这些寒意,但是等他终于来到了冰极圣山边缘之处的时候,却是必须要运转修为来抵抗寒意了。

“连我的实力,都需要依靠修为来抵抗寒意,那长期生活在这座冰山之上的修士,更是时时刻刻都在运转修为了。”

“长期以往,就算不能感悟冰之规则,但对于自身实力的增长,也是大有好处的。”

“从这也能看出来,师父为了让法外之地的修士实力提升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!”

姜云心中转动着念头,眼看着就要踏上冰山的时候,突然察觉到一股巨大的威压,扑面而来。

姜云也并不在意,认为这是冰山自带的威压,刚想强行突破,但他的身上却是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。

光芒亮起的刹那,那股威压顿时就是消失无踪,姜云也是畅通无阻的踏上了冰山。

姜云手腕一翻,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块令牌,正是之前他从黑衣男子的分身身上获得的。

显然,这块令牌的材质,或者是其内蕴含的规则之源的气息,能够抵挡冰山释放出的威压。

这本是一件好事,但姜云却是要担心,黑衣男子的本尊,会不会凭借令牌,知晓自己的位置!而如果捏碎令牌,或者将令牌扔掉,姜云又要担心自己能否承受得住来自冰山的威压。

“我的肉身,应该可以抵挡的住吧!”

想到这里,姜云刚刚准备将令牌捏碎,但突然眼前一花,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这是一个中年妇人。

对于妇人的出现,姜云微微一怔,还以为是黑衣男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,找来对付自己的帮手。

但妇人看到姜云,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道“你是新来的……”不等将话说完,妇人的目光看到了姜云手中准备捏碎的令牌,眉头顿时一皱,改口道“你霜族族人,怎么跑到我寒山门来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